<font id="8d7z7"><del id="8d7z7"><track id="8d7z7"></track></del></font>

      <object id="8d7z7"><option id="8d7z7"><small id="8d7z7"></small></option></object>
      <delect id="8d7z7"><option id="8d7z7"></option></delect>
      <optgroup id="8d7z7"><del id="8d7z7"></del></optgroup>

      當前位置:德育天地家長學校家庭教育文章閱讀
      父女間的“教育戰爭”
      083278e0-8001-4390-a96e-049f500badb4
      父女間的“教育戰爭”

      2014-04-23 中國教育報

        【開欄的話】孩子是家庭的未來和希望。家庭教育是人生整個教育的起點,是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的基礎,是對人的一生影響最深的教育。如今,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孩子們學習環境越來越好,家長的期盼越來越高,家庭教育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家庭應該給孩子營造什么樣的成長環境?在子女教育中,家長需要什么樣的素質?家庭教育的目標、方式應該是什么?

      熱點大家談·家庭教育 

      一同學習、高考、讀大學,12年陪讀管教,12年沖突不斷——

      父女間的教育戰爭

        我唯一的錯誤就是逼你考上大學,你就這么不滿? 

        你很偉大,但是你不能逼我,我的想法你不能逼我……” 

        晚餐不得不在尷尬中提前結束。離開前,蘇曉梅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切下兩塊生日蛋糕,便轉身與同學回了寢室。父親蘇以彬沒有想到,自己為女兒準備的17歲生日晚宴,會以自己與女兒的爭吵結束!

        從蘇曉梅5歲上學開始,12年間,父女倆的沖突從未斷過。沖突的原因都是父親對女兒的管教,這種管教一度讓女兒逆反厭學。蘇以彬12年陪讀,3次舉家隨遷,最后索性與女兒一同學習、高考、上大學,父女考進同一所大學同讀。蘇以彬被網友稱為男版孟母!

      我本來是想和女兒讀一個專業,但女兒堅決不想跟我在同一個班。沒辦法,我只好轉到營銷與策劃專業。蘇以彬很無奈。而在蘇曉梅看來,親情也需要距離,他24小時不離開我,我真的要崩潰了。

        狀況不斷的圓夢埋單者

        這個人吶,不能把敵人當成敵人,一定要當成朋友,慢慢地斗,她在戰斗中成長了,我也成長了。蘇以彬口中的敵人便是女兒蘇曉梅!

        蘇以彬高中畢業時,差10多分沒能考上大學,他將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女兒身上,女兒成為他圓大學夢想的埋單者。一定要上大學!這是他給女兒的規劃!

        我是一個沒有退路的埋單者。蘇曉梅說!

        走完這條路的前提是能夠安安靜靜地坐在教室里好好讀書。但蘇曉梅根本就坐不住,小學一年級時,課上到一半她要到老師的講臺上玩耍一陣,才能堅持上完一堂課!

        蘇以彬也逐漸發現,女兒很難安靜下來,放學后更喜歡追蝴蝶、看蝌蚪,對作業提不起興趣,也不喜歡待在家里。女兒在學校的表現更令他心煩意亂:學習成績一般,上課注意力總不集中,課后喜歡嬉戲、瘋鬧,偶爾還惹事!

        學校教不了她,那就我自己來吧!蘇以彬開始了望女成鳳的培養計劃!

        小學一年級,女兒在武漢市高雄路小學上學。為了方便輔導功課,他在高雄路開了一家餐館;二年級時,他為女兒選擇了條件更好的武漢市青少年宮小學,又將餐館開到了這所小學附近;五年級時,女兒在一場足球比賽中被武漢市東西湖區吳家山第三初級中學女子足球隊教練相中,跳級進入該校上初中,之后又作為體育特長生進入吳家山中學。與此相應,蘇以彬又將餐館開到了兩所中學附近,最后甚至關掉餐館全程陪讀!

        既然決定了要女兒上大學,那我就全力以赴。這個念頭為蘇以彬提供著付出一切的動力。他為女兒安排了各種補課、作業。不過,隨著女兒不斷出狀況,蘇以彬發現,讓女兒埋單遠比想象的困難!

      為了擺脫爸爸我才熬到高考

        由于加入了學校足球隊,每天放學后蘇曉梅先要參加近兩小時的集訓,然后才做作業,而小學五年級的作業要做到凌晨!

        您不知道,他是怎么逼我學習的。蘇曉梅對記者說,我記得初一上學期,他說我在學校睡覺、不上課。放學回家后,便拿著厚厚一沓試卷讓我做,每天晚上做到深夜,甚至半夜兩點多。然后凌晨5點多我就得起床練足球。我一個小孩,每天晚上只有3個小時的睡覺時間,白天怎么能不睡覺呢? 

        蘇曉梅最痛恨的,是父親讓她去做一套套的黃岡密卷。從小學到中學,語數外都有,一個周末十幾張,做完一套換一套,做死個鬼啊。她甚至將這股怒氣轉移到了黃岡密卷編委組成員的身上,拿到試卷先將主編的名字劃爛,那幾個人的名字我都記得,別讓我見到他們! 

        有時候,資料多了,蘇以彬也會記不清楚,蘇曉梅就乘機將試卷藏幾張或者干脆扔掉。如果被發現了,隨之展開的則是父女間的一場口水仗!

        單是作業,蘇曉梅還勉強可以堅持下來,但越來越多的試卷和復習資料讓她越來越難以承受。她甚至一次次對著大堆的資料謾罵:去你的吧,破卷子! 

        但是,從學校老師傳給蘇以彬的各種關于蘇曉梅的信息,仍然是壞消息多一些。這直接誘發了最令蘇曉梅沒有存在感的結果:不聽話就要挨罵!每天放學后,蘇以彬發現女兒哪里有問題,就開始叨叨不休。再想到女兒在學校的不良表現,就來一次新賬舊賬一起算!

        初一時,蘇曉梅第一次選擇了與父親對罵。那天,面對父親滿是恨鐵不成鋼的臉,她不無恨意地說:我就要這樣子,氣死你。 

        此時,父女間的信任已不在。蘇以彬會翻女兒的書包,會拉開女兒的抽屜看。這讓蘇曉梅很沒安全感,我都不敢寫日記,有話就在心里罵!

        父女間醞釀著一場巨大的沖突,一個同學的拜訪成了導火索。那是初一一次放學后,一個同學在蘇家閑玩了很久,蘇以彬以女兒該做作業為由,將對方攆出了家門。這讓蘇曉梅覺得很沒面子,和父親大鬧了一晚;氐椒块g的蘇曉梅,開始模擬想象第二天同學們嘲笑自己的情景。想到家已和自己水火不容,少有的幾個朋友也即將看不起自己,她悄悄離家出走了。兩天后,她又被父親找了回來!

        被回來的蘇曉梅,很快又回歸了被關在家里做作業、被盯緊的生活。高二和高三,她又兩次出走!

        為了穩定女兒的心,蘇以彬和她簽了一份協議:如果你能順利考上大學,我再也不管你了。 

        我就是沖著爸爸的這句承諾,才熬下來的。蘇曉梅說,后面幾個月,她每天都要在日歷上畫倒計時。別人的倒計時是為了算高考的日子。我的倒計時是為了算擺脫爸爸的日子。 

       孩子上大學,這比什么都重要

        蘇曉梅從小的夢想是經商。她富有好奇心,天真、單純、愛幻想,會唱歌、跳舞、踢足球。5歲時母親呂世碧送她去了民族舞蹈班,四年級時覺得足球好玩,就參加了校足球隊!

        母親對女兒的教育方法是自然生長,她給女兒買回各種玩具,鼓勵她發展特長。但這遭到了蘇以彬的反對,他將權力一一收回。我的理念是,孩子一定要上大學,這比什么都重要。 

        在對孩子的培養上,父妻二人持完全相反的態度,進而升級到感情矛盾。蘇曉梅初二時,母親選擇了離家分居!

        母親走后,蘇曉梅的生活完全被父親控制。慢慢地,她發現自己對很多東西的感情變淡了!

        原本她覺得足球很好玩,才嘗試踢足球,可在父親的要求下,她逐漸討厭起足球。五年級時,他讓我每天墊球5000個,初一每天1萬個,還要跑5000多米。此時,蘇曉梅眼里的足球和作業沒什么區別——父親安排的一筆負擔而已!

        驀然回首,她發現自己不但沒了特長,甚至連興趣愛好也沒有了。失去了足球的精神依托,她變得有些空虛。此時,一些社會青年走進她的世界,她用少女的單純接納了他們!

        現在回憶起那群特殊的朋友,蘇曉梅認為自己是做了一些沒有概念的事情。媽媽走后,爸爸管得緊,平時都不讓我跟男孩子玩,我也很少和外人打交道,沒有朋友的概念,當時不知道該和什么人交往。 

      她也坦誠,部分原因則是對父親不滿,產生了叛逆:我之所以學不好,一半原因確實是對學習興趣不大,另外一半原因就是想報復他。 

        只要孩子好,我做什么都愿意

        她有多動癥。在沒有科學診斷的情況下,蘇以彬根據自己的直覺下了這樣的定論。他采取的應對策略是以動制動!

        為了鎮住蘇曉梅,蘇以彬專門學習了雙截棍。這孩子從小身體素質好,力氣很大。我要她聽話,首先要在武力上勝過她。盡管很少打她,但至少讓她知道不能和爸爸硬碰硬。 

        當發現女兒和社會上的小混混在一起時,他馬上出面阻止。那天她在網吧,我進去就拉著她出來了。 

        除了武力,蘇以彬也要在文化上勝過女兒。從初中開始,蘇以彬就找來女兒的同步教材,白天自己鉆研,晚上輔導她學習!

        高二下學期,蘇以彬回老家辦事,蘇曉梅在武漢逃課,學習成績急速下滑。沒辦法,蘇以彬從公安縣一中的朋友那里借來高中課本,將孩子帶回家,父女倆一起學習,直到20139月被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江城學院同時錄取!

        蘇以彬有數學特長,在大學里順理成章地當了女兒的數學輔導老師。上學期末考,他以高數滿分總分全班第四的成績奪取了校園學霸稱號,女兒蘇曉梅高數考了92分!

        上大學后,見父親還是跟著自己,蘇曉梅便與父親達成口頭協議:只要我沒做違背做人原則的事情,你就不要管我了。如今,除了堅持女兒必須在18歲以后再談戀愛,其他的事,蘇以彬已經不再插手!

        爸爸答應不再管自己后,蘇曉梅感到一種說不出的輕松:我現在才體會到什么是希望,什么叫年輕人的沖動,以前都活在爸爸的陰影下。 

        不管我的教育方式怎么樣,但起碼收到了效果,孩子上了大學,已經愛學習了,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蘇以彬說,只要孩子好,我做什么都愿意!

      我和我爸爸之間的故事就是一道永遠沒有答案的議論題,我倆是試驗品,就拿出來供大家討論吧。蘇曉梅說。

      (記者程墨通訊員楊保華唐軍國葉舜)
      083278e0-8001-4390-a96e-049f500badb4 cmsArticle
      CopyRight © 2012-2015 www.alpagala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6037920號
      學校地址:江蘇省常州市湖塘廣電東路2號  學校電話:0519-86305787  電子郵箱:administrator@qhsms.com.cn
      總訪問量5707403,今日訪問量879,平均日訪問量2325。
      秒速赛车规律